续随

脑洞很多,手速奇慢。说有后续就是有。

一点日常(关于吵架)

不上升真人是基本常识。


       “所以你专程跑这一趟,就是为了来和我吵架?”

       “你不累吗?”

 

       谁说他不累呢,在深山里边,灰头土脸的,一身泥,动作戏亲自上场,基本不用替身,腰伤犯没犯也没人知道。这个只懂强撑的混蛋。

       他真是敬业,敬业得令人发指,为了拍戏效果简直不拿自己当回事,拍傅红雪的时候眼睛发炎被他当做人物特征加以保留,鞋中塞入石子以拍出瘸腿效果,镇魂剧组得了荨麻疹也不给人说,捂在严实的西装下,谁也不给看。这个敬业的家伙甚至还是拍完了戏才跑来上海,也不知道他在拍那些镜头的时候,心里是不是在想着怎么教训我?毕竟他如果真要教训我我也只能受着。有时候我真讨厌他敬业,这玩意儿对他身体不好,可能影响我将来和他腻在一起的天数,但是,如果不是他敬业,我们也走不到一块儿。

       啧,真是,矛盾啊。

       我问这话问得恶劣,我明知道他很累了,明知道他不想通过电话解决问题才专门来我这儿,但是刚刚大吵了一架,我这样大概是可以被理解的吧。

       “白宇,你还有理了是吗?”

       他居然叫我全名,他为什么还没有消气?说好的年长恋人会更包容呢?这事儿也不是我的错,虽然视频是我拍的,但是又不是我放的,放之前也没人跟我商量,我又找谁说理去呢?

       我憋闷着一口气,径直起身朝门口大跨步逃离,我不想再吵了,我还想给我俩的爱情留一线生机呢,再吵下去,谁知道会怎么样。

       “不许走。”他的声音有点抖。

       “不许走。”他又说了一次。

       叫我留下来干什么呢,继续吵架吗。他果然是来同我吵架的,这会儿还没吵过瘾,非得拉着我再演一场无声的争执。

       “就,不要走。”

       我听到他声音里漏出来的一缕脆弱,多难得。虽然很快就被他收住,但他从来周到,从来冷硬,从来面无波澜,如今却连声音都失控了一霎。

       他该是难过的,每日甜蜜通信的恋人被曝出同其他人街角缠绵的视频,热搜里一片祝福和夸奖。长情吗?从一开始就不对,哪来的五年。坦荡吗?他羡慕的或许是这个。我也渴望同他坦荡立于阳光之下,接受爱与好,但我也明白自己有多痴心妄想,只要我们还在这个国家一天,就只能把这份恋情悄悄藏好,只在属于我们的角落里发酵。

       我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让我走,我的手已经搭在了门把手上,只要按下,就可以扑入新鲜的轻松空气,而不用在这沉重的气氛里窒息。

       我听到他的脚步声,然后他温热的气息扑洒在了我的后颈,他的额头抵上我的肩时,我像过电似的,局部电流噼里啪啦烧到天灵盖,他轻微的颤抖震坏了我的脊梁骨,我险些站不稳。

       “哥哥……”

       “我们得沟通,白宇。不沟通我们就完了你明白吗。就算是要吵架,我们也一次吵完,我们把事情说清楚。”

       我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本打算劝他少抽点,张口却成了:

       “哥,还有烟吗?”

       他沉默着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又塞了一根到我嘴里,我叼着,侧过头去,借他的火,他垂眸看着两颗烟交尾,敛下来睫毛长得惊人,我不管看多少次都要惊叹,这个角度他的眼型更是要人命的绝艳。

       算了,我大概就栽在他身上了。

       这辈子,下辈子也说不定。


一点日常(关于打耳洞)

       轻松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午饭叫了个外卖吃了,瘫在沙发上用小号刷微博,刷出朱一龙工作室发的图。小图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朱一龙戴了耳环,点开了才知道是一块光斑。

       爱你多一点。

       ……哎呀。

       我也要爱你多一点。白宇的幼稚脾性上来了,非得和他哥哥争个高下。

       这一局我肯定赢了。

       朱一龙要是知道他这么想肯定又要笑他幼稚,但是,说真的,这俩人半斤八两吧。

       [一块肉像一个赠品,从来都不假思索♪/语音]

       怎么突然唱起歌来了?

       嘿嘿嘿……

       你猜啊龙哥。

       ……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诶诶诶!怎么能说鬼主意呢!我跟你说,我给你准备了个惊喜。

       [???/沈巍表情包]

       这歌词我怎么听都不像惊喜。

       啧,你相信宇哥。给你点提示:爱你多一点。你就好好期待吧!

       ……好吧。

       龙哥龙哥龙哥龙哥龙哥……

       怎么了?

       我决定给你偷跑这个物料。

       这才半小时你就忍不住了?

       [刚打耳洞的右耳/图片]

       [逐渐起了杀心/表情包]你干什么!

       你怎么这个反应!

       你这哪是惊喜,就是惊吓!

       如果你觉得对你自己的身体造成损伤是给我的惊喜的话,那我真的很伤心。

       我平时爱你护你还来不及,看到你这样做怎么会开心?

       我的龙哥啊……

       你想得太多啦。

       [我就是这个山头最帅的猴/表情包]

       就是打个耳洞而已嘛,爱你多一点呢,你看这轮是不是我赢了?

       怎么就你赢了?

       我说正经的呢。

       哎呀,我知道你对我有多好,我知道你在乎我的身体,但是打个耳洞才多大的事儿嘛,要不是因为演戏不允许,我恨不得为了你纹个身来着。

       别胡说,下次别这样了。

       哦。

       那你上次当着我的面掏心的时候你咋没想到我是啥感受。

       ……

       你没话说了对不对?

       你这个人对别人和对自己怎么那么双标呢?

       没有别人,只有你。

       别妄想转移话题。你上次那样的时候就没想过我会心疼?我这还只是打个洞,你那直接划拉开一条口子了,那不比我痛得多?

       你痛吗?

       你问哪次?

       打耳洞。

       你怎么这么没情趣呢???痛,痛死了,我自己打的,耳钉钻进去的时候我都听到声音了。先是破开一层皮,慢慢穿过一层肉,刺啦刺啦的,然后再破一层皮,就打完了。流了点血,我给上了点药,马上就没流了。你还要我说得更详细点不?

       ……不用了。

       [你尝过的那些甜头,都是寂寞的果实,那是活生生从心头里割下的我♪/语音]

       你别以为唱歌就可以萌混过关!

       ……哥你唱得真好听。

       诶,你唱这句是啥意思,你那次是故意的是不是?

       [巍巍委屈/表情包]

       别委屈了!你就是故意的!你知道我做噩梦了吗!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我看到了。做什么噩梦了?

       没啥。

       你现在给我讲还是等我回去讲。

       现在讲现在讲。怕了你了真的是……

       白宇简略地描述了一下那两个梦境,发过去以后,对面沉默了老半天,白宇都猜他龙哥是不是睡着了,那边才慢悠悠飘来一句:我知道了。

       你知道啥了你就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心思咋这么难猜呢?白宇头发都要给自己揪掉,盯着那四个字发愁,实在是搞不清这个神仙又在想什么。

       哥,你别多想,就俩梦而已。

       我没多想。

       是我不好。

       ???龙哥你咋肥四?这还不叫多想?真没啥事!你啥也没做错。

       那次确实是我故意给你看的。

       沈巍能让赵云澜看到他心上那点红干干净净地放着赵云澜,我也想叫你看看,你在我这里种的因,得了什么样的果。如果不是它不能再生,我真想叫你吃下去,让你尝尝这颗苦果。

       但是后来它自己飞去你那儿,是它失控了。

       或许我早料到会有这种事,所以提前告诉了你这个秘密。不然,我现在是否活着都未可知。

       如果那个血腥场面给你留下了阴影,让你做了噩梦,你不要自责,我当时确实考虑不周,是我冲动了。

       哥。不是的。你没做错。

       我很高兴你和我坦诚相见,当时那个场景确实让我感觉不真实,但是我没有被吓到。因为你。因为是你,所以我不怕。

       但是我心疼你。我搞不懂你怎么可以那么随意地剖开胸膛,那么淡定地面对心脏丢了这件事,我问你疼不疼,你说还好,可我疼。打耳洞不痛,可是看你伤害自己我痛。

       哥,别这样了。你看我打一个耳洞就这么紧张,你该明白我的感受的,你怎么不明白呢?

       对不起,小白。

       [哥哥,你听好了。/语音]

       [你赠我一颗心,几滴血,我还你一块肉,满腔爱。/语音]

 

 

一点后续——

       是不是有点酸?

       有点……

       我这么真情实感你还嫌我酸?不爱了。

       [???/白宇黑人问号脸表情包]

       龙哥你有事儿吗?[捂脸]

       没事儿,逗你玩呢。

 

       真是个小孩。

 

两点后续——

       白宇,让那个耳洞自己痊愈。

       哦,龙哥你真像个老妈子。

       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我知道了……


一点日常

        咕嘟咕嘟。水开了。

        白宇抓了一把面条下进锅,盖好锅盖。估摸着时间到了,捞出面条放进碗里,把刚刚顺手煎好的鸡蛋盖在面上,抽了一双筷子,哼着歌,端着碗,到餐厅吃面。吃之前还给拍了一张特写,向他哥报备:龙哥,这我早饭![冒热气的面/图片]

        怎么不放点青菜?

        哎呀就一顿而已。

        等了老半天,对面都没再回消息过来,白宇这才意识到朱一龙那边现在是半夜,估计是聊着聊着睡了。

        白宇窝在家里刷刷微博,玩玩游戏,一个上午就过去了,中午点了个外卖吃了以后,又睡了一觉,睡着睡着手机开始震,把他给震醒了,打开一看,嗬,他龙哥上线了。他还有点困,夜半惊醒太消耗精神,于是倒头又睡了过去。

        第二次又是被手机震动给闹醒的,白宇吐槽了一句:你这个泡泡龙怎么事儿这么多。但还是慢吞吞地把手机摸了过来,他龙哥发博了?罗马现在九点三十四,他不要拍戏的吗?

        嗯?九三四?

        白宇点进去,看到是视频的时候给自己乐清醒了,抱着手机在床上笑得打滚。笑累了停下来的时候还不过瘾,打开微信给朱一龙送上了今日份的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哥你网速不行啊!

        ……

        你卡点失败了她们肯定要笑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巍巍表情包]她们?

        就那些喜欢研究咱俩卡点的小姑娘啊。

        不过也没事儿,还是可以解释的,比如说933+爱你多一点,对吧?

        太酸了……

        爱你多一点这不是你最喜欢用的梗吗你还嫌我酸?!

        [巍巍不知道/表情包]

        龙哥这话我接不下去了,你又把天儿给聊死了。咋办?

        那边没回消息,几秒钟以后,星饭团又滋儿哇叫了起来。点进去看,朱一龙在自己卡点失败的微博下面发了一张高糊的评论图。

汇总p吸血锤 + blgt 批皮 + 粉圈

marygrace:

此为俺个人lof下的目录+简要汇总楼,不包含他人文章、不按写文时间先后、仅按照我个人认为的重要性排列 


我发现很难用重要性排序啊...只能说都挺重要的...排序不分先后!(且每个加黑大标题下的链接可能有重复)。


替换一下置顶文(被姐妹们控诉代号太劝退.....)




放心转载放心转载,我倒是看看谁会过来撕。




镇魂的6月微博印象,pgy的名字跟赵云澜的名字一样大!


镇魂之后,两位主角的“粉丝”撕了个天昏地暗,剧没播完就被要求解绑,到现在甚至主角们连自己的作品都不能提。而p某人呢?没有正式宣传过镇魂,只是来个句“我回来了”,第二天就有blgt后援会成立,几个月来各种体贴大哥、文艺青年、旅行必备、粉头等拉好感人设,微博、媒体关注度嗖嗖嗖提高。zbs被人骂了情商低,cwd没有姓名,小白被人骂倒贴吸血,大哥被人黑,只有p获得了一片赞誉。


是的,你没看错,镇魂的两位主角有互动会被骂倒贴,真正参与镇魂的cwd目前粉丝4.8万,真正给自己粉丝安利过镇魂的zbs被撕过,而没有参演zh、没有正式宣传zh,就是打打嘴炮还不停地花式cue主角的p某人,只有赞誉、只有表扬、还有越来越高的人气!


从p某人口中说出的——五岁竹马、姐妹、大学叫起床、旅游全程负责、承包衣品、纯情又生动这些洗脑包,至今还有人深信不疑!


大哥亲口盖章的最好的朋友是cwd和小白,而p没有被大哥亲口承认是最好的朋友,是间接经过cwd的中转介绍(参见去年生日会)。


不要拿大哥说了会和圈内好友p去马尔代夫旅游来说事(那次的访谈有前因后果,属于赶鸭子上架)。之后的多个采访里,大哥说了,(1)自己更喜欢一个人旅行,(2)有很多海岛都想去,(3)如果有7天假期,哪里都不想去,要在家里陪家人。


不要拿“相信哥哥人品,所以要相信他的识人眼光,所以要相信他的朋友”这种逻辑负分的话来给p当挡箭牌。


大哥有表态:(1)“粉刺”(2)“按掉牙”(3)多次采访推翻p给自己的人设 (4)对于p的微博评论,采取冷处理、无视等冷漠态度 (5)无视舞pz的粉丝评论 (6)处理粉丝hyh……




先是几个有关粉圈的提醒



p的吸血炒作图集


镇魂的6月微博印象,pgy的名字跟赵云澜的名字一样大!


p为什么使劲炒作好基友?因为传说中他有女友啊,有退路,没损失。


(微博印象改版了,要先搜索,然后在“综合”这边往下拉动找红字的“热议关键词”,点进去就能看到微博印象了)





blgt 后援会的皮下问题——p才是主子


大哥小白从来没有cue过blgt,zbs尽管提到过,但是对着媒体强调说自己更想要单独出道,在blgt这个词出现的时候,还有人提醒过明明镇魂是两个人的,为什么要牵扯与剧不相关的人进来?当时zbs名气最大,朱白是主演,只有p没有什么热度。然后,p被人熟知了。


blgt后援会原本是lgt后援会,可以从微博编辑记录看到。并且,这个三人后援会并不是网上说了早就成立了的“团体”,经过限定时间搜索,lgt这个词就是6月中旬出现的。


然后!在p cue了镇魂女鬼和毛猴,说了“我回来了”之后,“考古女鬼”特别听话的停下来不再挖坟,留着参与演出的cwd一丁点料都没有挖,止步于p。第二天,“顺势”成立了lgt --> blgt后援会,还有法务组,专门保护太太产出。


暂且不论这些产出有没有夹带私货,比如p的画质清晰角色讨人喜欢,小白的画质不咋地角色也不咋地。


就说这个hyh平时发的内容。只搜四人名字看不出来什么,但是搜“截修”——花了时间精修作品图——就令人吃惊了。9月份我录屏放出的时候,这个hyh就顾着给p的没水花新剧一集一集的截修了,大哥的xn就截修了免费播放的前两集,小白的fhz截修版本的清晰度实在不忍心看,zbs没有姓名......zbs辣么多剧辣么多作品,没有姓名......


镇魂,这个hyh说因“镇魂女孩意念成团”的后援会,没有截修过!直到中秋前后yk虚晃一枪,该hyh顺势放出第一集的九张图,没有然后。


还有他们平时暗搓搓的称呼、画图,有兴趣的姐妹可以去瞅一眼。


近期最值得看的是万圣节的那条,他们称呼小白的cos为“小丑”,称呼p恶意cos猩猩的微博是“漂亮”。




 数据展示p吸血蹭热度是如何有效



 


“姐妹梗”“五岁梗”




  1. p在2017年2月生日,空降语音提到了“姐妹称呼源于五岁的故事”。 


  2. 大哥在2017年4月生日会,表情不太好地公开澄清了“姐妹梗”源于游戏人妖号。


  3. p在2017年10月空降粉丝群提到“大哥属性有问题
     



漂亮美丽称呼的扩散(起源还没时间写...)



碰瓷项链



(其他有关项链的内容从前两个里面去看)


 


p本人亲自piapia打脸自己


(相由心生、“文艺”的字体、有一颗谦卑的心、推荐不出书名……)



“朋友”有难p隐身,“朋友”有热度p闪现


大哥有黑热搜的时候,不见他有什么反应,而等到大哥有好新闻的时候,立马cue,还是专门挑那种用大哥表情包的粉丝评论,然后速度上热搜,yxh一系列炒作




 大哥到底有多刚



            发酵


            恶意


            阿Q精神


            该称呼当前地位


            大哥作为正主的回应——尴尬拒绝


  


有关粉丝成分




 撕大哥gzs  jjr的没几个是正常粉丝


为什么?因为大哥是老板!大哥管着这些人,大哥给这些人发工资!



 p的心态推测(片面)



空格!!小白荣耀之夜敢有“粉丝”公开 cue blgt!!所以我必须要来个靠谱点的置顶文!


欢迎转发传播扩散~

今天又给好几个人安利了《坦白说》,贼开心。

不血腥爱情故事

不上升真人是基本常识。

       朱一龙给白宇看过他的心脏。
       是在镇魂拍摄期间,心头血那场戏之后,晚上,在白宇的房间里。当时白宇拿着刚切了西瓜的水果刀,另一只手递了一块西瓜过来,刀上西瓜汁缓缓下滑,汇到刀尖,滴落下来。
       红色的。
       很浅。
       但是朱一龙莫名联想到了沈巍的心头血。于是他抬头问,你想看看我的心吗?
       白宇以为他在开玩笑,说,一点真心也该是我给你呀,这不是原著赵云澜的词吗?
       朱一龙笑了笑,拿过他手中的水果刀,直接捅进了左胸,然后向下划拉,白宇眼睛都直了,呆呆地看伤口处的血涌出来,浸湿了朱一龙的衣服。朱一龙把手从口子伸进去,拽下那颗心脏来,送到白宇面前。喏。
       那拳头大的器官还在一鼓一鼓地跳动,朱一龙稍稍捏紧了一点,以防它落到地板上。白宇好半天才回过神,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他只觉得这个世界突然变得好魔幻,他龙哥更是变得神秘莫测了起来。
       你怎么……快放回去吧。他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别的什么,只能憋出一句类似于关心的话。
       心脏回到它原来的位置,又如往常一样乖巧地工作了起来,朱一龙胸口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但是衣服上的裂口却没办法合拢,就那样明晃晃地漏出一点奶白的皮肤来,扰乱白宇的心。
       ……疼吗?白宇有点不自在地咬了一口手里的西瓜,口齿不清地问,好像这样就能少点尴尬。
       还好。朱一龙温柔地笑了一下,嘴唇还是往常健康的粉红色,根本看不出他刚刚做了那种自杀一般的行为。怎么样?
       白宇内心一万条弹幕刷屏,什么怎么样?我该怎么回答?你这问题我没办法回答啊兄弟!
       呃……挺好看的?
       听到这个回答,朱一龙笑弯了眼睛,那一双多情的眼睛好像两汪温柔的清潭,所有的柔软和一点点戏谑都被溶在了里面,叫白宇看得呼吸一滞。他龙哥真是人世间绝无仅有的好看,他从见他第一面就这么觉得了,哪怕每天朝夕相处也看不腻,甚至有越看越欢喜的趋势。这样的深夜里更是容易动心。
       诶,你……朱一龙话没有说完,自己截了话头,直接抽了一张纸,帮白宇擦去西瓜过于丰沛的汁水,笑意更浓,声音低沉着打趣他。你这个小孩。
       白宇愣了。本来就心动,此时看到他哥突然接近的脸,心脏简直直接停拍,罢工不干了。他机械地笑了笑,特别想立马逃走,但是又想起这就是自己的房间,不由唾骂几十分钟前的自己,真是挖坑把自己埋了。
       我还能回去吗,回到我笔直的人生。白宇有些绝望地如是想到。
       朱一龙就好像看懂了他内心的挣扎一样,叮嘱了他一句睡前少吃西瓜,就离去了。留下白宇在房间里静默。
       第二天他们都默契地没有提起这件事,之后也一直如此,一直到杀青,朱一龙都再也没有过类似的举动,白宇都开始怀疑起那是不是自己做过的一个荒诞的梦,血腥,但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还有一肚子的问题没有问,当时不敢问,后来没机会问,他想,这些问题大概要烂在肚子里了。
       《镇魂》杀青后,白宇几乎是无缝进组《忽而今夏》,前期他还和朱一龙时不时聊会儿天,后期一场场哭戏他演得酣畅淋漓,同时也身心俱疲,基本上回到酒店就是倒头睡觉,微信什么的空置了好久。好不容易有一天捡了点时间玩玩手机,就看到置顶的聊天里面最后一条消息:我弄丢了。
       弄丢了?弄丢什么了?他们现在都不在一个剧组,就算他真弄丢了什么东西,也不是自己能帮得上忙的。看了一眼时间,三个小时前,白宇点开以后回了一句:找到了吗?
       没有。
       那边几乎是秒回,白宇想了想,还是问道:丢了什么?
       给你看过的。
       ❤️
       白宇慌了,他彻底地慌了。心脏?!他龙哥的心脏丢了?!这叫什么事儿?
       他还没来得及回,对面又发来一句:大概去你那儿了。
       啥???一个问号不足以描述白宇的惊吓程度,福建到青岛有多远您知道吗?一颗普通的心脏能咋过来?走过来吗?那得多危险哪!不对,这整件事也太魔幻了吧?白宇脑内思绪一溃千里,再一次不知道发什么过去才好。
       过了好几分钟,朱一龙发了一长条信息过来给他解释,原来是这祖宗这段时间心乱蹦得厉害,甚至影响到了拍摄,就在酒店里拿出来检查一下,没想到刚把大门打开,小东西就飞了出去,从开着的窗户里飞走了。不过朱一龙安慰他,他的心走的是空路,不用担心堵车,大概很快就要到了,请他这边接收一下。
       接收???不是您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往我这边跑?白宇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件事,他们恐怕都没有办法深入解析。
       他噼里啪啦地打了一长串字,最后全删了,回过去一句好。朱一龙居然又回过来一句谢谢。这人真是……
       关掉聊天窗口,白宇走过去把窗户打开了,看着外面缀着星子的天空,默默祈祷它来的路上不要碰上下雨。
       大概过了几十分钟,白宇都要睡了,一团火热撞进了他怀里,直接给他吓醒了。他第一反应居然是:这玩意比飞机还跑得快,真是绝了。
       那小东西贴着他薄薄的肚皮跳动,规律,有力,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朱一龙描述的那个捣乱的样子,还挺乖的。白宇轻轻碰了一下,明明只是略高于人体温度,他却觉得好像被烫到了,心脏不受控地加快了速度,脸也热热的。
       心脏代你来找我,过分浪漫了啊,朱老师。

大概有后续。

我天呢,我好爱南渡

hjkdlhg(很高兴遇见你):

芭莎《what is love》大白纯享版

“什么是爱”

“谁教会了我爱”

“如果我没爱过,我会是什么样”

“是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爱”

“你的爱,让我成为了我自己”

“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PS:不好意思各位姐妹,字幕和音频是不对等的,因为芭莎原视频是各大明星混剪的,而我,懒得去字幕。

我希望不要等很久

“今天我们一龙还给大家准备了一首歌,你们想不想听呀?”
想!台下的观众尖叫,兴奋。我的哥哥声音那么好听那么温柔,不知道要唱什么歌呀?还记得几年前也是在长沙唱的那一首《小半》可好听了,舞台表演贼帅了。
“是的。这是一首我很喜欢的歌,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喜欢喜欢!哥哥喜欢的我们都喜欢!
“如果你们乖一点,说不定还可以让一龙给你们多唱一首哦。那,有请朱一龙为我们带来……嘘……”
听过千万遍的前奏响起,朱一龙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台下的新粉一脸茫然,老粉里也是面色各异。
本该是唱第一句歌词的旋律,朱一龙却只是笑着沉默,底下有人在偷偷问:“哥哥是不是忘词了?”但是没有人回答她。
这份沉默所掩盖的、揭露的,都不可言说。
“沉默在黑暗中伫立,替你呼吸。”那样温柔的眉眼,让人仿佛又看到了好多年前的那个生物学教授,他为了生命中唯一一次尝到的那一点甜,在黑暗中等了一万年。
“曾经并肩交换过勇气,在撼动我内心,不需要理由就那样笃定!”另一个男声插了进来,朱一龙闻声望向上场的方向,一个人影从晦暗中走出。
他们对视着,缩短彼此间的距离,来人穿着芒果黄的外套,这时才有当年的粉丝注意到这两人的装扮与那个夏日的快乐大本营装扮有多像。但是没有人尖叫,这就好像一场梦,谁也不敢有的一场梦一样,明白的人都害怕一震就碎。
直到两人合唱了那一句“跨越时间一起飞行”,并且白宇伸手搂住了朱一龙的时候,台下才传来掌声和一句带着哭腔的“加油!”
白宇侧过头,在间奏里捡了时间笑嘻嘻地说:“诶,龙哥,我没找着节奏进哈,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朱一龙笑眼弯弯,眼中盛着的是一汪深情和那个仍像小孩似的眼前人。这首歌两人平时听了多少遍,唱了多少遍,怎么可能找不准节奏,不过是想要把多年来头一次同台渲染得更煽情、更让观众觉得难得罢了。
他们接着唱完了这首歌,在最后一句“跨越时间我在原地”时,朱一龙拿下了肩膀上的那只手,直接牵住了,白宇得意地举起两人紧紧相扣的手,毫不遮掩地笑了出来,又笑成了流氓兔的模样。
台下响起疯狂的掌声和尖叫,一声“芒果椰子猴”让人啼笑皆非的同时还有点小感动,白宇好像只听到一个“猴”字一样哈哈大笑:“龙哥儿,你看吧,毛猴儿永不过时!”
“某种水果也是啊~”朱一龙不客气地回怼,快乐家族也起哄一般地说:“欢迎再次回家呀~”
“既然回家了,”白宇同朱一龙对视一眼,说:“那我们就再唱一首《地星撞海星》,希望各位老铁喜欢!”

我的光好可爱。
我爱他。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