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随

小号。

不血腥爱情故事

  朱一龙给白宇看过他的心脏。
  是在镇魂拍摄期间,心头血那场戏之后,晚上,在白宇的房间里。当时白宇拿着刚切了西瓜的水果刀,另一只手递了一块西瓜过来,刀上西瓜汁缓缓下滑,汇到刀尖,滴落下来。
  红色的。
  很浅。
  但是朱一龙莫名联想到了沈巍的心头血。于是他抬头问,你想看看我的心吗?
  白宇以为他在开玩笑,说,一点真心也该是我给你呀,这不是原著赵云澜的词吗?
  朱一龙笑了笑,拿过他手中的水果刀,直接捅进了左胸,然后向下划拉,白宇眼睛都直了,呆呆地看伤口处的血涌出来,浸湿了朱一龙的衣服。朱一龙把手从口子伸进去,拽下那颗心脏来,送到白宇面前。喏。
  那拳头大的器官还在一鼓一鼓地跳动,朱一龙稍稍捏紧了一点,以防它落到地板上。白宇好半天才回过神,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他只觉得这个世界突然变得好魔幻,他龙哥更是变得神秘莫测了起来。
  你怎么……快放回去吧。他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别的什么,只能憋出一句类似于关心的话。
  心脏回到它原来的位置,又如往常一样乖巧地工作了起来,朱一龙胸口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但是衣服上的裂口却没办法合拢,就那样明晃晃地漏出一点奶白的皮肤来,扰乱白宇的心。
  ……疼吗?白宇有点不自在地咬了一口手里的西瓜,口齿不清地问,好像这样就能少点尴尬。
  还好。朱一龙温柔地笑了一下,嘴唇还是往常健康的粉红色,根本看不出他刚刚做了那种自杀一般的行为。怎么样?
  白宇内心一万条弹幕刷屏,什么怎么样?我该怎么回答?你这问题我没办法回答啊兄弟!
  呃……挺好看的?
  听到这个回答,朱一龙笑弯了眼睛,那一双多情的眼睛好像两汪温柔的清潭,所有的柔软和一点点戏谑都被溶在了里面,叫白宇看得呼吸一滞。他龙哥真是人世间绝无仅有的好看,他从见他第一面就这么觉得了,哪怕每天朝夕相处也看不腻,甚至有越看越欢喜的趋势。这样的深夜里更是容易动心。
  诶,你……朱一龙话没有说完,自己截了话头,直接抽了一张纸,帮白宇擦去西瓜过于丰沛的汁水,笑意更浓,声音低沉着打趣他。你这个小孩。
  白宇愣了。本来就心动,此时看到他哥突然接近的脸,心脏简直直接停拍,罢工不干了。他机械地笑了笑,特别想立马逃走,但是又想起这就是自己的房间,不由唾骂几十分钟前的自己,真是挖坑把自己埋了。
  我还能回去吗,回到我笔直的人生。白宇有些绝望地如是想到。
  朱一龙就好像看懂了他内心的挣扎一样,叮嘱了他一句睡前少吃西瓜,就离去了。留下白宇在房间里静默。
  第二天他们都默契地没有提起这件事,之后也一直如此,一直到杀青,朱一龙都再也没有过类似的举动,白宇都开始怀疑起那是不是自己做过的一个荒诞的梦,血腥,但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他还有一肚子的问题没有问,当时不敢问,后来没机会问,他想,这些问题大概要烂在肚子里了。
  《镇魂》杀青后,白宇几乎是无缝进组《忽而今夏》,前期他还和朱一龙时不时聊会儿天,后期一场场哭戏他演得酣畅淋漓,同时也身心俱疲,基本上回到酒店就是倒头睡觉,微信什么的空置了好久。好不容易有一天捡了点时间玩玩手机,就看到置顶的聊天里面最后一条消息:我弄丢了。
  弄丢了?弄丢什么了?他们现在都不在一个剧组,就算他真弄丢了什么东西,也不是自己能帮得上忙的。看了一眼时间,三个小时前,白宇点开以后回了一句:找到了吗?
  没有。
  那边几乎是秒回,白宇想了想,还是问道:丢了什么?
  给你看过的。
  ❤️
  白宇慌了,他彻底地慌了。心脏?!他龙哥的心脏丢了?!这叫什么事儿?
  他还没来得及回,对面又发来一句:大概去你那儿了。
  啥???一个问号不足以描述白宇的惊吓程度,福建到青岛有多远您知道吗?一颗普通的心脏能咋过来?走过来吗?那得多危险哪!不对,这整件事也太魔幻了吧?白宇脑内思绪一溃千里,再一次不知道发什么过去才好。
  过了好几分钟,朱一龙发了一长条信息过来给他解释,原来是这祖宗这段时间心乱蹦得厉害,甚至影响到了拍摄,就在酒店里拿出来检查一下,没想到刚把大门打开,小东西就飞了出去,从开着的窗户里飞走了。不过朱一龙安慰他,他的心走的是空路,不用担心堵车,大概很快就要到了,请他这边接收一下。
  接收???不是您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往我这边跑?白宇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这件事,他们恐怕都没有办法深入解析。
  他噼里啪啦地打了一长串字,最后全删了,回过去一句好。朱一龙居然又回过来一句谢谢。这人真是……
  关掉聊天窗口,白宇走过去把窗户打开了,看着外面缀着星子的天空,默默祈祷它来的路上不要碰上下雨。
  大概过了几十分钟,白宇都要睡了,一团火热撞进了他怀里,直接给他吓醒了。他第一反应居然是:这玩意比飞机还跑得快,真是绝了。
  那小东西贴着他薄薄的肚皮跳动,规律,有力,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朱一龙描述的那个捣乱的样子,还挺乖的。白宇轻轻碰了一下,明明只是略高于人体温度,他却觉得好像被烫到了,心脏不受控地加快了速度,脸也热热的。
  心脏代你来找我,过分浪漫了啊,朱老师。

大概有后续。

我天呢,我好爱南渡

hjkdlhg(很高兴遇见你):

芭莎《what is love》大白纯享版

“什么是爱”

“谁教会了我爱”

“如果我没爱过,我会是什么样”

“是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爱”

“你的爱,让我成为了我自己”

“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PS:不好意思各位姐妹,字幕和音频是不对等的,因为芭莎原视频是各大明星混剪的,而我,懒得去字幕。

我希望不要等很久

“今天我们一龙还给大家准备了一首歌,你们想不想听呀?”
想!台下的观众尖叫,兴奋。我的哥哥声音那么好听那么温柔,不知道要唱什么歌呀?还记得几年前也是在长沙唱的那一首《小半》可好听了,舞台表演贼帅了。
“是的。这是一首我很喜欢的歌,希望你们也能喜欢。”
喜欢喜欢!哥哥喜欢的我们都喜欢!
“如果你们乖一点,说不定还可以让一龙给你们多唱一首哦。那,有请朱一龙为我们带来……嘘……”
听过千万遍的前奏响起,朱一龙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台下的新粉一脸茫然,老粉里也是面色各异。
本该是唱第一句歌词的旋律,朱一龙却只是笑着沉默,底下有人在偷偷问:“哥哥是不是忘词了?”但是没有人回答她。
这份沉默所掩盖的、揭露的,都不可言说。
“沉默在黑暗中伫立,替你呼吸。”那样温柔的眉眼,让人仿佛又看到了好多年前的那个生物学教授,他为了生命中唯一一次尝到的那一点甜,在黑暗中等了一万年。
“曾经并肩交换过勇气,在撼动我内心,不需要理由就那样笃定!”另一个男声插了进来,朱一龙闻声望向上场的方向,一个人影从晦暗中走出。
他们对视着,缩短彼此间的距离,来人穿着芒果黄的外套,这时才有当年的粉丝注意到这两人的装扮与那个夏日的快乐大本营装扮有多像。但是没有人尖叫,这就好像一场梦,谁也不敢有的一场梦一样,明白的人都害怕一震就碎。
直到两人合唱了那一句“跨越时间一起飞行”,并且白宇伸手搂住了朱一龙的时候,台下才传来掌声和一句带着哭腔的“加油!”
白宇侧过头,在间奏里捡了时间笑嘻嘻地说:“诶,龙哥,我没找着节奏进哈,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朱一龙笑眼弯弯,眼中盛着的是一汪深情和那个仍像小孩似的眼前人。这首歌两人平时听了多少遍,唱了多少遍,怎么可能找不准节奏,不过是想要把多年来头一次同台渲染得更煽情、更让观众觉得难得罢了。
他们接着唱完了这首歌,在最后一句“跨越时间我在原地”时,朱一龙拿下了肩膀上的那只手,直接牵住了,白宇得意地举起两人紧紧相扣的手,毫不遮掩地笑了出来,又笑成了流氓兔的模样。
台下响起疯狂的掌声和尖叫,一声“芒果椰子猴”让人啼笑皆非的同时还有点小感动,白宇好像只听到一个“猴”字一样哈哈大笑:“龙哥儿,你看吧,毛猴儿永不过时!”
“某种水果也是啊~”朱一龙不客气地回怼,快乐家族也起哄一般地说:“欢迎再次回家呀~”
“既然回家了,”白宇同朱一龙对视一眼,说:“那我们就再唱一首《地星撞海星》,希望各位老铁喜欢!”